Ire_

For fun

《接触不良》

看门狗2同人

CP:Wrench x Josh


7.

 

猫的感知和女人的直觉,两者均轻忽不得。Wrench感受到女人探究的视线在自己的脊背上流连,忍不住将躯干挺得笔直,背对着对方的眼罩灯幕忽而闪着大小眼、忽而又显出晕眩的同心圆圈,隔了一秒后又眨出一对呆怔的竖直线,最后落幕于看破红尘的横线眼。

 

如果可以,Wrench不想做假惺惺的遮掩。虽然对于人群同样有着一定程度的过敏,但Deadsec的同伴毕竟不是那些愚蠢又嘴碎的陌生人,将自己和Josh的新关系公开一次多好,他能在机械师工作台上理所当然地吻他的Josh,或者趁着午休两小时没人在,说不定还能就着氛围好哄着Josh在3D打印台上来一发。

 

他的思想入了禁区后更加波动剧烈,仿佛被科学怪人绑着强迫电击一样刺激。可这种精神上的意淫只令他自我高潮了1秒就破了功,他多想和他的Josh解锁新地图,挖掘新玩法,可现阶段他连普通模式的关卡都没过去。他想碰碰他,多碰一点,从越看越觉出可爱的脸到被那套没品味的连帽衫紧紧遮住的身体,再到他窥伺很久的……腿,哦当然是腿,不然还能是什么。

 

那荡漾的波浪眼一秒平直,连带着思想瞬间回到正轨。

 

而平复邪念的主因却并不是琢磨着蹊跷的Sitara,而是忽然向他凑过来的Josh。穿着连帽衫的青年本来做好了机械助手的首脑结构,他也不开口,就低着头暗自等着听Wrench夸奖,却迟迟没得到反映。却不想一抬头就看见这么精彩至极的电子眼式系列表情包,Josh大脑中那封印很久的童心忽然睡醒了,令他突破了距离上的恐慌,一凑再凑,终于贴着不知想着什么入神的Wrench,并一眨不眨的盯着面罩上出现的一些少见的表情。

 

“Josh?你在做什么?”

 

男人的电嗓音平铺直叙地提问,丝毫看不出那前一秒钟波澜起伏的内里。

 

察觉到不妥的Josh惊得肩膀本能一耸,却又意识到眼前的人是不一样的,又慢慢放松下来,他装作自然的漫不经心又挪开了距离,轻咳一声:“不,没什么。Wrench,这部分做好了,剩下的交给你。”

 

Wrench接过改装机械,漂洋过海大半个地球的脑筋迅速转了回来,从善如流地夸奖Josh:“噢,这可真不赖!”这倒并非敷衍,不靠谱工程师先生秉着微弱的责任心检视了一遍心上人的手艺,对谨慎衔接的部件和恰到好处地轻质材料选择都十分满意,“Josh,老实说吧,你潜伏在入门级已经多久了,为什么还不转职?”

 

Josh听得半知半解,但不妨碍他电光火石的直觉误打误撞接下后文:“事实上,我更关心程序,但如果没有这些配件辅助,那我的程序只是空中楼阁。最后,我从不考虑转职。”

 

Sitara将咖啡杯精准的投入垃圾桶里,她笑盈盈地走过来,一手拍上一个人的肩膀,盯着二人共同作业的小型机械眯了眯眼:“你们……关系挺好啊?”

 

Horatio支起耳朵。

 

Wrench澄亮的一对“X”眼闪起了九十年代经典又朴素的缩放特效,力图传递一种单纯好懂的信息——Josh,看我的脸色行事!

 

Josh心有灵犀地回视着对方的面罩,眸光一定,神色认真而凝重——这闪现的频率,难道是摩斯密码?

 

一眼看穿双方信息交流不畅的Sitara噙着笑十分冷静地等回音——我该慎重考虑你俩的搭配默契了。

 

Horatio一头雾水的来回扫视着三人——你们这种“我知道你不知道他不知道但我知道你知道我很快就要知道”的氛围是怎么回事。

 

面面相觑是无果的,只有Josh果断抛弃了解不开的错题,耿直地回答这名聪慧干练的女性:“我们一向如此?”

 

Sitara望着他半晌,见Josh始终一如从前避开别人的目光,困惑又局促的模样不似作伪,她眨了眨眼,有了新的猜测,到底也放开了步步紧逼的压迫:“我是指,你们合作愉快?Josh,我以为你会说他的品味感人。”

 

那兜帽青年低了低头,在Wrench一脸轻嗤的自信表情中没有丝毫预兆地背叛了新生的爱情:“……唔,刚刚没想太多,这设计确实丑爆了。”

 

有机会一定干死这个小王八蛋。Wrench的斜眼灯被火光烧红。

 

Horatio耸了耸肩,也不再执着那些风吹草动的可能,他听见终端上等待已久的提示音响起,向几位不务正业的同好们打了声招呼。

 

“行了朋友们,接下来是面试时间。”

 

Retr0的真名叫Marcus,这名黑肤的青年有着十分迅疾的行动力,他在Blume总部如同在草原上驰骋的美洲豹一样,目标清晰,行动简洁,不做任何多余的事,每一步潜行都精准地为下一步垫高一个恰到好处的距离。他连续突入数个楼层,总部警报都风平浪静。

 

他甚至是带着节奏感地紧凑严密,每踏出一步,乃至每一次转身和举手投足,都十分精准地踩着耳机里的音乐节拍。监控器前的Sitara几人也不禁一同点着头打起拍子,看上去无动于衷的Josh倒是冷静地盯着监控倒计时——如果忽略他时不时敲着桌面的食指。

 

青年的加入毋庸置疑。

 

他甚至借助这次关卡考验,一步到位达成了Wrench反复念叨过的冒险提议——给ctOS2.0安装后门程序。

 

Wrench的表情切换了又切换,最后惊叹的和Josh对视了一眼,他看见兜帽青年同样露出十分可贵的惊喜表情——这破格解锁的表情简直太稀罕了,Wrench不禁在心里给新来的英雄点了十万个赞。

 

Marcus是个相当讨人喜欢的家伙,性情明朗直率,有情有义。一段时间地配合协作也表现出十分圆滑可靠的默契,他最先和Horatio建立了稳固的友谊,并且与Wrench在各方面都志趣相投,连作风严密的Sitara也对他有一些格外的呵护,同Josh倒是没有很明显的亲近。或许因Josh本身的特殊性,他对任何人都始终保有一些一视同仁的距离感。

 

但Wrench知道这其中的区别。Josh欣赏这个新来的年轻人,他不会对Marcus偶尔不经意的接触产生明显的抵触或避让,也不会刻意放任Marcus偶尔活跃气氛的话语冷场(哪怕他的回复真正把话题带冷场),甚至不介意费点功夫给Marcus升级那台已经堪称核武器的无人机。

 

Wrench觉得这够得上宠溺了——至少达到了Josh待人接物水准中难得不错的标高。

 

但即便是他很清楚Josh那些对待感情分门别类又藏得极深的区别对待,也依旧忍不住想借着机会到Josh那里讨点好处。

 

他们稳定默认了某种关系之后,反而透彻谨慎起来。Wrench没有贸然带走Josh,或频繁做出类似的行为,他不想给任何一个街角的摄像头留下被分析的可能,更不想提前暴露他的弱点给如今妖魔化的旧金山。

 

正是Deadsec想出了车神网红套路粉丝数的新招,Wrench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和Josh亲近了。他想到会去做,想要便会拿的性格在这里是施展不开的。

 

即便是流氓爱上一个人也会手足无措。

 

他是三步上垒的效率,在黑瞳的青年面前总落得一个雨天唱情歌的水准——即使那是死亡摇滚。Wrench在心里想,这可不行,不能总被Josh那无辜的眼睛带歪了初衷,他要教他成为大人,而不是陷入交换糖心的粉色童话。

 

“Josh。”

 

“Wrench。”

 

两人同时开了口,诡异的默契令Wrench心头刷过了无数的字幕,对心上人的分析论文秒速成就了十万字,他几乎是立刻放弃了原本的说辞,坚守对方来之不易的稀有主动。

 

“Yes——?”这曲折黏糊的电子音拖得老长,闻着风向不对劲的Marcus一脸莫名地回头望了望他的闺……不,是兄弟,正直的思路第一次跟不上这两人奇异又拧巴的节奏。

 

黑发青年堵在嗓子里的“你先说”便咽了回去,他眨了眨眼,敏锐的察觉到Marcus好奇的视线还有Sitara若有若无的打量,并没想到自己会成为视线焦点的他有些紧张,捏紧了T恤衫衣角,语速不自觉加快,并极有可能改变了开口的初衷:“Wrench, 关于——关于那辆智能车的事,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

 

一时间,几人沉默的视线正默契、灵动、情感丰富地交流着准确信息。

 

绝对和车无关,赌上Marcus的粉裤叉。——Sitara

 

Definitely yes,再押一条粉裤衩。——Horatio

 

同……等会,什么裤衩?——Marcus

 

Wrench显然也意识到Josh的本意是想和他单独交流,不管原本是为了谈公还是谈私,“Josh主动对Wrench提出私聊”这件罕事本身足矣令Wrench脑内的宇宙重启、星图改域。他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地点了头,并且自动忽略了给沙发上氛围诡异的三位同伴,在那三人一致地做出——可以说是相当欠揍的——斜睨表情时,他几乎用上了播音水准吐字的标准男低音回答面前紧张兮兮的Josh:“可以,当然。我们出去谈?”

 

Josh的注意力分散了一瞬,迷茫地看了看Sitara几人(并得到Sitara一个努力亲切的狰狞微笑)后,他拉了拉帽檐同意了这个提案。

 

他们在走廊里一前一后地走,Josh不自觉地加快脚步,Wrench有意识地放慢速度,然后二人不知究竟是有意还是无意地准确握住了对方的手。

 

有时候,Wrench想着,是的有时候,他会遗憾Josh或许永远不能开口清晰地给一个主谓宾全数不漏的清晰表白。但这样的情绪总会被冲淡,被Josh直白的凝视,不经意的靠近,和无自觉的亲密填补甚至满溢。

 

Josh真像孩子,智力过早的步入成熟,而心理却偷懒止步于稚嫩年少时。他真的分清楚这种和情欲接轨的爱和诉求吗?他真的明白Wrench的亲吻拥抱都只是迫不及待又自我压抑的前奏吗?Wrench偶尔会敏感地思考过自己的失落是否有必要提及,在他不愿意承认的地方,他确实用着不同于他个人习性的小心翼翼守着Josh。

 

但他不会开口,Wrench的丰富内里有着不输于Josh的收敛,这也是为何他们能彼此达成理解,即便是细微的失落也不曾动摇本心。但Josh曾经见过,那浮夸的笑脸面具背后的,深邃又专注的灰蓝眼睛。

 

在他们牵着彼此的时刻,Wrench总会习惯性错一步靠前,挂着那张暗含暴戾的笑脸挡住过于炙热的烈阳和一切可能落下的风暴冰雪。Josh对细致的感情变动不敏感,却本能地觉得自己或许有了一个观察Wrench的新角度。Wrench微侧的脸,面具的棱角,电子微笑的无懈可击,还有用力握着他的手而鼓起青色经络的手臂——他就像一个从阴影中凝聚成形的黑暗骑兵,逆着宗教和政治命运,将他密不透风地护在怀里。

 

温柔,又锋利。

 

“Wrench,”Josh没有等到两人落定私聚地,兀自开了口,“我只是想说智能车的气缸改造设计可能会在半程就爆缸。”所以其实也不需要单独找地方谈。

 

“还有呢?”分明看清了Josh这不解风情的呆瓜态度,Wrench却一反常态地冷静,他平稳地走着,声音沉静。

 

“……你把跑道设计成头骨路线会横穿五家居民楼。”Josh莫名放弱了语气。

 

“唔,还有呢?”依旧是平缓的回应。

 

“智能语音随意编辑太多方言俚语会把原本的语法打乱。”

 

“继续?”Wrench甚至没有闹脾气。

 

“……”

 

“Josh,继续说呀?”

 

Wrench带着笑的电音轻声念着他的名字,Josh垂着眼睛,睫毛动了动,可算是明白了Wrench这大方爽快的模样才是真正的大别扭。黑发青年那颗不知聪明还是笨拙的脑袋瓜里几秒之内转了一连串信息,仿佛手中的试剂混合又变色,还伴随着光与热,直到产生了一些全新的物质,它们叩响了Josh睡着的一部分神经,催生了一些不可估量的情绪。紧接着,Josh忽然而至的一句话将Wrench不紧不慢的脚步和游刃有余的态度惊出一个休止符。

 

“Wrench我想你。”

 

带着兜帽的年轻人,此刻正用他一贯不大知世事的眼睛,认真地,困惑地望着和他约定过爱情的青年。

 

他不知道自己的话语究竟是怎样一种——接近屠杀的毁灭力度。

 

“明明总能见到你,我还是会想念你,是我变奇怪了?”

 

Wrench又一次骤然熄灯的面具加深了青年的不安和疑惑。

 

“Wrench?”


-tbc-


评论(15)
热度(30)

© Ire_ | Powered by LOFTER